沉雨

一只暖暖的徐海宝啊

双向狩猎(Kongphop视角)

*微黑化,意识流
*短,一发完
      

       在遇见他的那一刻,世界成了他的背景板。
       我的大脑人生中第一次变得空白——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我清楚地知道,我无法再思考任何事。那些隐秘的美得不真实的影像蒙太奇般组合、交织,像是挪威冰川虚幻的极光,潘帕斯草原上空静止的飞行器,下一秒突然消失。中世纪天主教堂深不可测的穹顶,让众生虔诚的黑暗。阳光透过顶端的玫瑰窗折射出近乎妖娆的色彩,一滴一滴,静静滴落下来。
       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不显得太失态,或许这也是我能做到的极限。雨中他的眸子湿漉漉的。许是不习惯和别人共打一把伞,他水一般的眼睛无意识地乱瞟,却一不小心撞进我的视线。
       像极了大海深处的水妖,有漂亮的五官和无辜的眼神,以及可恨的、不自知的诱惑。足以让任何凡人心甘情愿献上身心的诱惑。
       我想,我不过是个凡人。这个念头让我内心某个隐秘的角落突如其来的甜腥味和不可说的龌龊变得心安理得。
       巴士来了,他把那把透明的伞留给了我。透过雨幕和带着雾气的车窗,我似乎看到他向我露出一丝莫测的笑。
       转瞬即逝。车台空空荡荡,像是他和巴士都不曾存在过。我慢慢转起伞柄,上面工整地刻着几个字母。Arthit。
       太阳啊……独占的话一定很棒吧。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完了。

                                                                       END.

评论

热度(16)